<
书天堂 > 玄幻小说 > 爱你正逢时 > 正文 第530章 沈辰一,我们谈谈吧
    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沈辰一那张脸就是他的挡箭牌,不管萧南天多少眼刀,多锋利,全部一个不落的被挡了下来。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嘴角还挂着笑,他天真的样子,叫人恨得牙痒痒。

    萧南天双手在身侧握紧成拳,用尽全身力气忍住,绷着声音说道:“我来的匆忙,所以就没准备那些,要不,我现在去买?”

    这话,要是放任何一个正常人耳朵里,都能听得出,是台阶。

    可偏偏,萧南天遇上的是沈辰一。

    他能乖乖顺着你给的台阶下去才怪。

    “好啊,好啊。”笑容扩大,沈辰一高兴的说:“我想吃葡萄,还有草莓。花就不用买了,我一个大男人,要花也没用。”

    萧南天:“……”

    齐文定深深叹息一声,看向沈辰一。

    沈辰一耸耸肩,弯唇:“怎么了?齐队,你也有什么想吃的水果吗?反正南天要去买,不如就请他一起买回来好了。南天,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萧南天把三个字说的咬牙切齿。

    齐文定才没沈辰一的厚脸皮,沉声说道:“你自己吃吧。”

    沈辰一耸耸肩,转而对萧南天说:“谢谢了。”

    萧南天哼哼两声,转身出去了。

    门合上,沈辰一笑倒,抱住枕头,“你刚才看见他表情没?哈哈,我看他气的鼻子都歪了!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你跟他不和?”

    “和?我们怎么可能和?我们是竞争对手啊。”

    垂眸思索,齐文定没接着说什么。

    沈辰一悠闲的靠在床头,睨了他一眼,“你还有事吗?”

    “……”

    “没事的话就请出去吧,我累了,我要休息。”

    萧南天他不喜欢,齐文定他就更不喜欢了。

    前者跟他争商场资源,后者跟他争女人。

    烦死了!

    这些人!

    为什么他看上的,别人都要来争呢?

    不过,他看上的,从来都是最好的。

    最好的有人争,也正常。

    总之他不会轻易认输的。

    三观那种东西,抱歉,他没有的好吗?

    只要男未婚,女未嫁,他就要争到底。

    知道再追问,沈辰一也不会说实话。

    有些真相,还要他自己去查证。

    齐文定说了句“好好休息”,出去了。

    他一走,病房彻底安静下来。

    沈辰一躺好,望着雪白色的天花板。

    鼻子里都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这味道他不喜欢,非常不喜欢。

    “住院好无聊啊。”

    “什么无聊?”

    含笑的女声,伴随着门开响起。

    “辰一,我们来啦!”

    江洋搂着白悠岚,两个人笑着走进来。

    沈辰一猛地坐起身,看他们拎着果篮,一下子来了精神。

    “给我买什么了?快拿来!有没有葡萄?还有草莓?”

    “有,就知道你喜欢。”

    江洋撇嘴,刚走近,果篮就被沈辰一劈手夺了过去。

    里面都是他喜欢的水果呢。

    “还是你们了解我。”

    江洋哼了声,抱肩挑眉:“我看你好得很,还赖着住院干什么?”

    “好什么好?”抠了颗葡萄吃,沈辰一举起受伤的手,“没看见吗?我是有正当住院理由的。”

    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江洋选择放弃。

    转身走向一边的沙发坐下来,掏出手机打游戏。

    白悠岚坐在床边的椅子上,问:“我和江洋上来的时候,好像看见萧南天的车了。”

    “嗯,他刚来看我来着。”

    “什么?萧南天来了?”江洋从游戏里抬起头,惊讶:“这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吗?”

    沈辰一怒,指着江洋:“萧南天是黄鼠狼就算了,我怎么是鸡了!”

    江洋吐吐舌。

    白悠岚翻个白眼,戳戳沈辰一脑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

    沈辰一哼唧:“我怎么了啦!什么吊儿郎当!”

    “你就是这样。”白悠岚这一句,突然严肃。

    沈辰一正奋力的继续抠草莓,闻言,手指一僵。

    抬眸,和白悠岚视线对上。

    “谁都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也不告诉别人,你在想什么。我和江洋都是你的朋友,也真心关心你,所以,你对我们也不说实话吗?”

    “说,什么实话?”沈辰一一瞬之后,嬉皮笑脸,“我没什么隐瞒的,自然也没实话说啊。”

    “随便你!”白悠岚气死,站起身,“随便你!江洋!”

    “有!”江洋“蹭”一下站起身,“老婆。”

    “走了!”

    白悠岚气呼呼往外走。

    江洋叹息,小跑出去一会儿,又回来。

    沈辰一眼睛也不抬,慢声道:“哄好了?”

    江洋笑着说:“岚岚就是看着脾气大,其实非常好哄。”

    “才不是呢!”沈辰一瞪眼,“她那人最喜欢胡搅蛮缠了!”

    “嗯,就因为你总是这样想,所以你们才分手啊。”

    江洋话落,沈辰一张嘴,语塞。

    就算他们心里对此都没心结,可是拿出来说,还是有一丢丢怪怪的赶脚。

    在椅子上坐下,江洋微笑:“你知道你为什么和岚岚分手吗?那个时候,岚岚可是很喜欢你的。”

    “我受不了她脾气呗。”沈辰一不屑的耸着肩膀,“我告诉你吧,你和她才是天生一对。除了你,没人能忍受她。”

    “天生一对这句,我认。不过岚岚脾气真的不坏,再说,你不觉得很可爱吗?”

    “可爱?”捂住嘴巴做吃惊状,沈辰一失笑:“你怕是对可爱这个词有什么误解吧。”

    算了,跟他说这些做什么。

    江洋自嘲一笑,认真的看着沈辰一,“你在做一个局?”

    沈辰一还是漫不经心的表情,只是眸底划过深意。

    “我不知道你的局要多大,也不知道你最后希望走到哪一步,你不说,肯定为了我们好,我懂。”

    沈辰一但笑不语。

    江洋接着说:“只是辰一,我们是关心你,仅此而已。”

    良久,他呼出一口气,看着江洋,“我知道啦,兄弟,谢了。”

    “我和岚岚来得时候,看见齐队和慕警官……”

    脸色一变,沈辰一撇嘴委屈:“他们两个’狼狈为奸’!”

    江洋:“……”

    “他们在一起了。就我过生日那天的事!”

    这个结果,似乎意料之中。

    江洋笑着说:“你活该。”

    沈辰一:“!”

    “你不交心,指望谁真心对你?”

    “谁说我没交心,我都快要心掏出来给她了!只是人家不稀罕嘛。”

    感情这事,永远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

    江洋想,有时候失去,或许对沈辰一来说,才是好事。

    他失去过爱的人,才懂以后怎么爱别人。

    “不说了,岚岚还在外面等我。”

    “重色轻友!”沈辰一狠狠的说道。

    江洋站起身,弯身笑看他:“我就是啊。”

    “你!”

    门被大力一拍,白悠岚声音传来:“磨叽什么呢!江洋!”

    沈辰一瑟瑟发抖,“你管这叫可爱?”

    江洋:“……”

    后来他们夫妻两个怎么肉麻,那都不关沈辰一的事了。

    他只是在想,江洋刚才说的话。

    真心。

    他没真心吗?

    转头,望向窗外。

    缥缈的云,蓝蓝的天。

    胡说。

    他多真心啊。

    他真心喜欢慕灵犀。

    半小时后,萧南天回来,扔下果篮急匆匆的就走了。

    好像沈辰一是洪水猛兽似的。

    *

    “小哑巴!”

    “我们来了!”

    “当当当!”

    病房门热闹的被推开,郑雅莱转头看过来,眼底一闪而过惊喜,但是太快,来不及捕捉。

    胡图,林宇还有秦达庄,一人抱花,两人拎着水果和营养品。

    慕灵犀和齐文定起身把东西接过来,慕灵犀夸:“嗯,还算懂事。”

    林宇得意洋洋,“那必须的啊。咱们小哑巴这伤受的光荣,保护市民生命安全,我听说郑局要给你嘉奖呢。”

    凑近郑雅莱,他笑嘻嘻:“怎么样?小哑巴,高兴不?”

    胡图一巴掌拍开林宇,冷哼:“贱贱你就是贱,小哑巴受伤你还这么高兴。怎么样?小哑巴,好点没?”

    秦达庄看了看郑雅莱的脸色,蹙眉说:“脸色不好,白,小哑巴,是不是伤口很疼?”

    怎么有想要流泪的感觉?

    郑雅莱的父母都在外地,津城就她一个人,连亲戚都没有。

    可是,她得到的关心温暖一点都不少。

    “咦?小哑巴,你耳朵怎么红了?”林宇吃惊的叫道。

    慕灵犀握了握拳,把他提溜到一边教训了一顿。

    病房里都是欢声笑语,十分热闹。

    韩东靠在门口墙上,嘴角也挂着浅笑。

    她应该很高兴吧。

    “啧啧啧。”

    突然响起的男声将他拉回现实世界。

    韩东站直,就看见沈辰一抱着手臂笑站在那里。

    “咳,总裁。”

    “看你一脸淫、、笑,还说不喜欢那个哑巴?”

    “总裁!”

    “好好,我不说了。”沈辰一咕哝,走过来。

    “总裁,你干什么?”

    “进去啊。他们这么吵,吵到我休息了,我得反应一下。”

    韩东来不及阻止,他已经大力推开门。

    “吵死了!不知道隔壁还有病人吗?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夜店吗?”

    死寂。

    一片死寂。

    所有人视线都集中过来。

    胡图和林宇表情难看,秦达庄慢慢站起身。

    三个人活动着手脚,看着沈辰一直冷笑。

    不好!

    这诡异的气氛是怎么回事?

    这是什么地方?

    他在哪儿?

    沈辰一有点懵。

    在胡图他们三个人看来,小哑巴都是因为沈辰一才被刺伤。

    他就是罪魁祸首。

    他们的人,必须他们来守护。

    可以说,护短不仅齐文定和慕灵犀。

    而是他们这个组,每个人都护短!

    “韩,韩东!”

    虚往外喊了一嗓子,沈辰一干笑,脚底抹油,“你叫我?”

    韩东闻声,从门外进来,一看情况,秒懂。

    他家总裁啊。

    他家这个缺心眼的总裁,可拿他怎么办才好?

    “总裁,出来吧。”拍拍沈辰一的肩,韩东低声说。

    沈辰一咽了口唾沫,委屈涌上来。

    慕灵犀看他们这样欺负他,居然都不管。

    又想,她肯定还在生气。

    这时候,沈辰一早就忘了,自己才是最开始生气的那个人。

    满脑子都是,慕灵犀生气了,他怎么哄她才好呢。

    韩东趁着沈辰一精神不集中,抓住他出去。

    把他往自己病房里一扔,韩东咬牙:“你能消停会儿吗?”

    沈辰一扭脸,闷闷不乐的爬到床上,扯了被子盖住,睡觉。

    床上隆起来的一坨,怎么看怎么有点可怜。

    叹息着,韩东走上前,隔着被子拍了拍。

    “总裁?”

    “我消停了!你他妈别烦我!你们都烦我!都烦我别理我就对了!”

    “你又闹什么?”

    突然传来的女声,淡漠。

    沈辰一一个激灵,猛地掀开被子坐起来。

    几步外,慕灵犀抱着手臂,冷冰冰的站在那里。

    嘤嘤嘤。

    他嘟起嘴巴,“你欺负人!”

    慕灵犀翻个白眼,走近,弯身瞪着他,“好了,沈辰一,我们谈谈吧。”请收藏书天堂手机版 m.aimany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