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天堂 > 玄幻小说 > 男配黑化之后(穿书) > 正文 60.第五十八章
    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防盗章, 跳着买的小可爱一整天后才能看到替换的更新内容哦~

    还是说,这只是她出现幻听了……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 就被魏谨言接下来的话打碎了。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换了个舒服一些的姿势靠在桌前,魏谨言神色平淡, 嘴角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 漫声道:“也不能全说不是被陷害的, 至少一开始的确是有陷阱等着我去跳。”

    徐九微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安静地听着他的话。

    “昨夜我到了栖凤宫,正殿里大门开着,一个侍卫也没有,莫沉渊身受重伤躺在地上,说是有人威胁他让他派人传唤我前去。我见他挣扎得十分痛苦, 就好心再补了两刀。”

    他说得轻描淡写, 仿佛谈论的不是什么血腥至极的谋杀事件, 而是有趣的极乐之事。

    认知被狠狠打破的徐九微呆滞地望着他好看的侧脸,好半晌才挤出一句话:“那……那个秦公公是……”

    “哦?他……”魏谨言晃了晃茶杯, 淡然道:“我让湛清杀的。”

    “为什么?”徐九微失声喊道。

    若说莫沉渊的死是必然的,就算他不下手也同样会那样,但那位秦公公可是唯一能证明魏谨言清白的证人,他就这样草率杀了他?

    浅浅啜饮一口茶水,魏谨言侧首看向她:“我刚刚踏入栖凤宫的宫门, 他就大呼小叫, 说我杀了太子, 叫嚷着要去皇上面前告发我, 实在聒噪得很。”

    徐九微:“……”

    “而且……”他的话音一转,唇角的笑意霎时冷了下来。“我早就说过,这件事不会就这样算了。”

    他说得莫名,徐九微却听懂了。

    魏谨言所说的,是指前几日她被莫沉渊伤了的事情。

    这次,她已经连表情都不知道怎么摆了,心里一万只羊驼奔腾着来回刷屏,她觉得自己需要静静,至于静静是谁别来问她。

    ……

    太子身亡一事一夜间传遍宫中,三皇子魏谨言可能是杀害太子的凶手,这件事同样引得众人莫不谈之色变,所有人都认为,魏谨言这次死定了,尤其是太子一派的丞相柳意,更是言之凿凿誓要拿下“凶手”给太子报仇。

    之所以这般,是因为太子妃正是柳意的女儿。

    徐九微被魏谨言那一席话镇住了,一整夜都没睡着,第二天顶着一对熊猫眼爬起来,精神萎靡地打着呵欠。

    杏儿十分担心:“小姐,三殿下这次是否……”

    那些宫婢和内侍是传话最快的,杏儿整日与殿外几个小宫婢混在一起,自然知道这些传言。

    平安出去准备早膳了,这会儿内殿里只有她们两人。

    徐九微摇摇头,有些茫然地道:“不知道。”

    系统在太子被杀时就已经告知她的任务完成,所以她才会那么快得知这件事,她昨夜也问了系统,剧情提前还变了会不会有什么影响,谁知这个破系统愣了半天,最后支支吾吾地回答:【大……大概没问题吧,暂时没有检测到异常。】

    徐九微直接让它圆润地滚。

    作剧情系统到这个地步,真是辣鸡到极点!

    系统也很郁闷。

    作为宿主,动不动就让它滚,真是辣鸡到极点!

    一人一系统同时哼了声,暂时都不想搭理对方。

    早膳是在正殿用的,魏谨言早早就起来了,一身白色长袍俊秀出尘,长长的白纱带覆在眼上,往那随随便便一站,就引得众人无不为之惊艳。

    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真是绝望了。徐九微在心中冷哼。

    坐定后,徐九微看向魏谨言,他看起来与昨夜一样,半点都感觉不到担心的样子,依然笑得一派温和。

    “阿九,昨夜可是没睡好?”见她神色间满是疲乏,魏谨言问。

    这人看来完全忘了昨晚在她面前说了多骇人的话,徐九微被噎了下,顺了口气才干巴巴地应道:“还……还好。”能好才怪了。

    魏谨言睇她一眼,伸手在她额头上探了探,看她的确不像是生病才放下心来:“我今日去给你拿些安神的茶。”

    徐九微都忍不住要翻白眼了。

    他心态到底是有多好,现在可是背着杀害太子的嫌疑……咳,虽然的确也是他下的手,但他这样是不是轻松过头了?半点也没有作为嫌疑犯的沉痛,反倒她这个小炮灰担忧得夜不能寐,食而无味。

    想到这里,徐九微略心塞。

    仿佛看穿她的心思,魏谨言敛了敛眸,忽地说道:“阿九,不会有事的。信我。”

    徐九微怔怔看着他,一时之间莫名也平静下来。

    “我知道了。”

    **********

    结果证明,徐九微的确担心得有些多余。

    午后,第一个出来证明的人的确是太子妃,但却不是证明魏谨言是凶手,而是说昨夜魏谨言并未见到太子殿下,并且隐晦地说了太子吸食寒食散后经常发狂的事情,让所有人跌落了一地下巴。

    尤其是一直对魏谨言针锋相对的柳丞相,听到这话,素来老奸巨猾,情绪不溢于表的他张口结舌,久久都未说出一句话来。

    徐九微也在场,看到这一幕给他投去略同情的一瞥。

    紧接着,侍奉在太子身边的侧妃和宫人一一登场,无一不是证明太子妃所言不虚。

    若说其他人来说这些,必定会被认定是魏谨言收买了他们,但整个东宫与魏谨言可从来不相熟,这也成了证明他清白的铁证。

    让徐九微更没有想到的是,栖凤宫资历最老的内务总管也来了,说当夜亲眼看到太子吸食寒食散后癫狂异常,还拿着一柄短剑对众人喊打喊杀,这件事当时值夜的侍卫全部都看到了。

    本以为这次魏谨言将死无葬身之地,谁知道转眼就被认定,太子是吸食寒食散过量,出现幻觉,性情暴戾,自尽而亡……

    徐九微出御书房时,脚步都是虚浮的。

    这些与她原本认定的剧情简直是南辕北辙,让她觉得被天雷劈了一次又一次。

    因着这件事,天启帝虽对太子怒其不争,哀其不幸,但真相摆在眼前,即使他再宠爱这个儿子此刻也只有无尽的愤怒,想到魏谨言险些被认定是凶手,他皱了皱眉:“谨言,这件事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就这样过去吧。”

    魏谨言遥遥一拜,淡然应道:“儿臣明白。”

    “太子……哎!”提起这个儿子,天启帝现在也不想多说什么,他转头看向莫蓝鸢。

    他明白这个儿子只是说出了自己看到的真相,但此刻他又气又伤感,他不忍责难魏谨言,却完全不会对这个从来不放在心上的儿子留情,甚至狭隘地想,他站出来指证完全是落井下石,甚至别有用心。

    “蓝鸢,自从兰妃过世,朕的确对你少了关怀。”

    他顿了顿,继续道:“……你也不小了,不该整日无所事事,老这样躲在后面实在不像话,明日起你就去刑部协助何敏文。”

    宫中皇子到了年纪都会派去各个职位做事,刑部主管刑罚,整日待在天牢里,可谓是一项苦差。

    莫蓝鸢心明如镜,不过他眉头都没皱一下,异常冷静地应道:“儿臣遵旨。”

    徐九微看着都觉得牙疼。

    莫蓝鸢被指派去刑部,魏谨言也得了差事,但他是因着天启帝的补偿和安抚心理得到的,去的是翰林院,最轻松又体面,与莫蓝鸢可谓一个天上一个地上。

    这莫蓝鸢果然是捡来的吧。

    徐九微真心觉得他太惨了,妈不疼爹不爱的也就算了,后妈和弟弟们一个个爬到他头上,好不容易得自己父皇看了一眼,结果就是把他踢去无人想去的刑部……难怪后期黑成那样,看看一个个对他多黑心肝儿啊。

    再说魏谨言,徐九微都想给他跪了。

    太子妃其实原本是莫蓝鸢的人,不止如此,大半个东宫都被他暗中收服,这一回看来,是魏谨言先下手为强了?

    他不止借着莫蓝鸢的手除掉太子,利用太子妃洗清了自己的清白,让太子沦为自杀,还趁机阴了莫蓝鸢一把……

    这是何等的阴险啊!

    为魏谨言的黑心程度感慨的同时,徐九微心中越发不安,她怎么看着……觉得他越来越有向反派发展的趋势。

    跟主角这么争锋相对,魏谨言到底要干什么?

    *********

    太子身亡一事最终对外说法是因病去世,葬礼在五日后。

    魏谨言与天启帝还有话要说,就让徐九微先行回寝宫。走到半路时,她看到前方的转角处露出半截红色的衣袖,脚步一顿。

    找了个借口把送她回去的宫人打发了,她左右看看,确定周围没有其他人后才硬着头皮走过去。

    后面的人是莫蓝鸢,这不用怀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毛病,整日喜欢穿着这种红衣。

    诚然,世上再没有一个人能如他这样,把一袭红衣穿得这般风姿。

    午后的阳光炙热而灿烂,却无法在他身上留下半分暖意,他靠在白玉栏杆上,露出的脸和手上的肌肤苍白到近乎透明,像是常年没有见过光,浑身泛着一种薄凉的冷意,周身仿若笼罩着一股似有若无的寒雾。

    冰冷艳绝,如妖似邪。

    但是,每每看到他徐九微脑海中都免不了蹦出四个大字——如丧考妣!

    除了他平日里在外人面前刻意伪装,他在她面前时,总是这幅死了老婆以后,万念俱焚的死人样子,她都要怀疑是不是一具美丽的冰尸站在自己面前。

    这个想法略惊悚,徐九微打了个寒颤,赶紧收回那些不着边际的思绪。

    看到她过来,莫蓝鸢一手撑着栏杆站了起来,来到她面前。

    忍着惊悸,徐九微忍不住开口:“太子的事……”

    明明是和原作中一样由莫蓝鸢陷害魏谨言,先不论魏谨言将计就计做了什么,莫蓝鸢居然从头到尾没添油加醋在天启帝面前说什么,这完全不对劲呐!

    听她提起这件事,莫蓝鸢睇她一眼,长眉皱了皱:“徐九微,不是你让我这般做的?装模作样作甚。”

    现在分明是初夏,徐九微却觉得一阵寒意自脚底窜上。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并未发觉她的异色,莫蓝鸢凝神看着她:“你说的这些事情的确都应验了,告诉我,我的结局到底是什么?”

    短短一刹,她如坠冰窟。

    刚才开门时她察觉到里面有人,原本想着赶紧溜为上策,谁曾想他把她强行拽了进去,这才发觉竟是一整日都未见到的魏谨言。

    纠结了小片刻,徐九微到底还是把正要过来的杏儿打发下去,再来处理这个大麻烦。

    小心褪下他的里衣,那上面的血迹更重,紧贴着伤口黏在一起,所以刚才徐九微没敢乱动,看到他肩上那道几乎横亘到胸口的伤口,她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

    那伤口极深,边缘处甚至能看到里面外翻的皮肉,鲜血不断沁出,看上去尤为骇人。

    伤势这样重,他竟是一次也未呼痛过。

    他怎么伤成这样的?

    这个疑虑在心头一闪即逝,徐九微犹疑着道:“你……你忍着点,我先帮你洗干净伤口。”

    他默然不语。

    徐九微只当他同意了,拿着布条擦拭干净他的伤口,一盆清水很快就变得血红,她擦了擦额角的汗,又转身翻箱倒柜找药箱。

    魏清是是世人皆知的名医,原来的徐九微虽说没跟他学过药理,但耳濡目染,多少还是会些粗略的包扎。不过很快她就犯难了,她这里只有治疗些小伤小患的药,像他那样重的伤势显然是不够的。

    过程中魏谨言一直没出声,安静得像是晕过去了,但徐九微知道他清醒着:“我这里没有能治你伤口的药。”

    魏谨言挣扎着想睁开眼,刚一掀开眼帘,屋内明晃晃的烛火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只能作罢,哑着嗓音道:“先止血。”

    “好。”

    小心翼翼把止血药粉撒在他的伤口上,勉强止血,待到做完这一切,她略一思忖,又起身去把燃烧的明烛统统灭掉,只留下一盏小灯笼,周遭的光线瞬间变得黯淡。

    敏锐的察觉到这一动静,魏谨言张开手覆在眼睛上,微微张开眼。

    四周一片静谧,最角落的地方亮着一盏荷花灯,那个穿得花枝招展的女人就站在灯前,侧身朝他回望过来。不知是烛光太过朦胧,映衬得她整个人都变得格外柔和,还是他已经神志不清了,他看着她,竟突然有种莫名的心安。

    一种……万事俱在,一切都还来得及的心安。

    没有注意到他一时的愣神,徐九微暗想着要不要找大夫过来,可话刚涌上喉头又被她压了回去,魏谨言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受伤了。

    “你自己不可以治吗?”魏清离开前把毕生所学都尽授予他,他的医术徐九微不敢说有多出神入化,但显然不会太弱。

    魏谨言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府上药材有记录。”

    徐九微立即明白过来。魏府药房有多少东西每日都有人记录在案,若是动了绝对会被查出来,而他这样很明显更加不能去外面买药。

    这可真是教人左右为难。

    惆怅的同时,徐九微没忘把他脱下来的染血的衣袍一股脑儿塞进床底。现在她不能直接扔出去,只能等有空隙时全部拿去偷偷烧了。

    起身时,不经意地看到自己双手都沾了不少血,是刚才帮魏谨言清理伤口时留下的,徐九微眼神微闪。

    须臾,她若有所思地道:“你不能去拿药,我可以。”

    魏谨言覆在双眼上的手猛地一滞。

    “你……”他启唇欲说什么。

    “目前也只有这个方法了。”不等他说话,徐九微迅速出声打断他,很快就在梳妆台上发现一把剪刀,那是杏儿昨日里做绣工时落在这里的。

    正准备去拿,床上的人忽然攥住了她的手腕。那种微凉的触感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战栗了一下。

    她疑惑地看着他。

    那张温玉般的面上此刻看不见一丝血色,唇色亦发白,衬得他落在肩头的发愈发黑如泼墨,顺着他微微起身的动作流水般蜿蜒下来,落在雪白的绸被上,美得让人窒息。他微阖着眼,声音嘶哑:“你想做什么!”

    他的力度大得惊人,徐九微只觉得手都要被他生生捏断了。

    “你……你先放开我。”因为疼痛,她整张脸都皱在一起。

    魏谨言薄唇紧抿,一语不发。

    直到看到她的脸色渐渐透出几分不正常的惨白,他才逐渐放开了手。

    看着手腕上那一圈勒出的红痕,徐九微又怕又悔。

    他令堂的,若不是想到自己现在的小命就系在他身上,她疯了才会这样自讨苦吃来帮他!

    定定地看着她好一会儿,魏谨言忽而展颜一笑。他说:“我不知你这次想耍什么把戏,但不得不说,手段高明了许多。”

    徐九微几乎想骂娘。

    这种时刻她也不得不认清一点:眼前这个魏谨言,绝不是原先小说里那个圣父一样的白莲花了。

    没想到重活一世,这朵白莲花不止可能精分了,还得了被害妄想症!

    脸上的表情立时就不太好看,徐九微也不管他现在还身受重伤,近乎蛮横地抓着他的手:“你不能被人看见,先躲起来。”

    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魏谨言居然没再做什么。哪怕她明显是报复而故意动作过大害得他的伤口再度裂开,他也没有动怒,随意她折腾自己。

    只是,掩在掌心下那看着她的眼神,越发幽深。

    把魏谨言安顿在隔壁的内室里,徐九微拿起剪刀,手指几乎控制不住地颤抖着。

    不帮魏谨言,她估计以后死都别想靠他完成任务而保住自己的小命了,但是就这么跟自、残似的……

    “死就死吧!”

    暗暗咬牙,徐九微猛地挥着剪刀朝自己的手臂处划下……

    于是,翌日一早,几乎整个魏府上下都知道了,昨夜他们那位表小姐不知道哪根神经又不对劲,非要闹着去学刺绣,结果不小心把自己手臂给割出了一道口子,大半夜的惹得府上鸡飞狗跳,好不热闹。

    ************

    徐九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梦里。

    她整个人轻飘飘的,仿佛置身在云层上,恍惚中,她看到了许多人。

    冷漠得仿佛外人的双亲,从小就视她为无物的弟弟,还有遇到车祸前看到温和的男友和好友滚在床上的情景,那些数不清的画面齐齐向她压来,一种巨大而无形的压力几乎让她快要喘不过气……

    就在她快要被这些东西压垮时,有个人忽然朝她走了过来。

    眼前白茫茫的一片,她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到他的手从雪白的袖口伸了出来,然后准确无误地牵住了她的手,紧紧握在一起。仿佛要这样从亘古到洪荒,再不放开。

    这时,脑子里突然蹦出个系统的声音,机械得毫无情绪起伏。

    【剧情崩坏,人物发生严重走形,自动判定进入自毁。】

    她还来不及惊惧,就听到耳边另外个奶声奶气的系统声音紧接着响起:【剧情维系正常,人物正常。】

    【走形了!】

    【是正常的!】

    然后两个系统开始在她面前开始掐架。

    她正瞠目结舌,紧接着,就看到余光处有一抹极其灿烈的红衣,一只白得近乎病态的手朝她伸过来,同时有个森寒至极的声音响起:“就算你死了,我也不会放过你……”

    “啊——”

    徐九微吓得直接醒了过来。

    “做噩梦了?”有沉悦的声音低低问道。

    她转过头,看到的是白色的衣角,继续往上,是魏谨言那张俊美清隽的脸。

    不知他做了什么,他的面色并没有半点苍白的样子。若不是凑近时闻到他身上淡淡的药香,她都要怀疑前两天夜里看到的是不是他。

    那双眼上依旧覆着白纱,徐九微看着,心下莫名觉得可惜。

    在床上挺尸了两天,徐九微觉得骨头都要软了,她看了一眼房中,杏儿不在,面前只有魏谨言这么个活人,想了想一手撑住床沿试图自己坐起来。

    魏谨言及时出手制止了她,淡然道:“你还受着伤,先躺着好好休养。”

    被迫躺回去的徐九微看他一眼,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候下:“你的伤势如何了?”

    “并无大碍。”

    这明显是说谎,但他不说,徐九微也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魏谨言凝眸看着她。

    几缕发丝凌乱地贴在她的面颊上,因为受了伤的缘故,她的脸色苍白得吓人,眼底一片清澈,乍眼看去,竟生出几分楚楚可怜的意味。

    她原来……是这样的么?

    他突然有了种许久没有好好看过她的错觉。

    伸手拂开挡在她脸上的发丝,他勾唇温和地笑笑:“这样一受伤,阿九又要消瘦几分了。”

    在他的手触碰到自己时,徐九微就僵住了。

    她梗着脖子瞧着那只手,从她的脸上一点一点滑下去,到下颌,然后落在了她的脖子上,刹那间,她几乎要被他身上泛起的凛冽杀意吓得尖叫出声。

    她毫不怀疑,他真的会就这样把她掐死!

    “……”

    空气仿佛凝滞了,她额头全是冷汗,死死盯着他。

    就在她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意外的是,他移开了手。

    轻轻抚摸着她柔软的发,他唇上的笑仿若春风:“阿九,下次莫要这般不小心弄伤自己了。我会心疼。”

    明明语带宠溺,声音温柔,但是不知怎的,她的背后一阵寒意直直的窜了上来。

    “小姐,你怎么样了?”

    门口,端着药过来的杏儿刚好来了,见到徐九微已经醒来,双眼都在放光。

    有气无力地吩咐杏儿把药放下先出去,徐九微没再管魏谨言,反正这药有一半是要给他的,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略略缓过神来,徐九微雪姨喊门般在心里狂呼。

    “五百二十四,你给我出来!不要以为你不出声我就不知道你在,快出来!”

    满头黑线的系统:【……我在。】

    徐九微恨不得破口大骂:“你不是说魏谨言没问题吗?这他妈明显都黑化了!”

    系统:【我刚刚又重新检测了两遍,剧情和人物都很正常。】

    “他刚才都想杀了我!”徐九微咬牙切齿。

    系统:【咳,可能属于轻微的人物走形。你看,很多作者写小说时不是经常把人物稍微崩坏一点,但对结局并没有影……响……】后面的话在徐九微越来越冷的气息下戛然而止。

    徐九微心里有一万句问候它的国骂,最后都只化作两个字:“呵、呵。”

    系统傲娇地哼了哼,决定大人有大量,不和这个小气吧啦的宿主计较。

    惨白着脸躺在床上,徐九微心里止不住地发愁。

    白莲花他变成了一朵黑莲花,这以后剧情可怎么走啊……

    魏谨言坐在马上,看向站在树荫下的徐九微,她微眯着眼睛望着头顶的太阳,神色懒懒的,看起来像一只晒太阳的猫。

    他心头微动,不由得开口:“阿九,要不要试试?”

    徐九微看了过去。

    魏谨言今日着了一袭白色骑马装,长发简单的以金丝滚边的发带束起,更衬得丰神俊朗,仿如天人,不少在场的女子都偷偷觑着他脸红了。

    打猎她不感兴趣,跟黑莲花一起更没兴趣了,她想都没想就要拒绝:“我就——”

    系统:【答应他!】

    原本的话硬生生憋了回去,徐九微笑得有些僵硬,狠狠点头:“……好!”

    她现在觉得自己就是块墙头砖,系统哪里需要就哪里搬!

    旁边的内侍心思灵敏,立即牵了一匹马过来,好在今天出门她穿的衣服本来就是利于外出的,所以也省去了临时去找骑装的麻烦,翻身就爬上了马背。

    “众位,今日的狩猎开始了!”黄公公扬声道,身后的人同时敲响了铜锣。

    只听“哐”地一声,骑在马上的众人立即策马扬鞭,带着弓箭飞奔出去,魏谨言对徐九微低声嘱咐了句“注意安全,好好跟在我身后”就跟着趋着马前行。

    他走得不快,徐九微背着箭袋,苦着脸跟在后面。

    围场里一时间全是马蹄踏过的声音,还有弓箭飙出去刺破空气的闷响,里面树木众多,徐九微跟了不到一刻钟就成功跟丢,前面魏谨言顾着猎物一时也忘记了她,等到回过头来,她早就在丛林里迷路了。

    前面跑过一只小鹿,动作有些慢,腿一瘸一拐的看起来是被人伤了,系统立刻尖叫:【宿主,快射啊!】

    稳住身下不安分的马匹,徐九微没好气地道:“射你个头啊射!”她是个骑马废,能坐着平安跑一段就不错了,再去打猎就是想太多。

    系统:【我没有头啊。诶诶诶宿主你快射那只鹿的头!它要跑了!】

    徐九微:“……”这么智障的系统真的不要紧吗?

    懒得搭理它,徐九微看着四周乱飞的羽箭心头略慌,十分不理解这些人怎么这么喜欢这项危险的运动。

    【宿主,往北五十米。】往前走了几步,系统突然又叫了起来。

    徐九微明白应当是任务来了,当下也没了继续乱跑混时间的想法,小心拉着缰绳让马儿往那个方向跑。谁知道这马不知道怎么了,死活不走,烦躁地在原地不停打着转。

    被它差点给颠下来,徐九微抽了下马鞭,嘴里小声叫着:“驾……驾!”

    系统表情裂了,有些不忍直视这拙劣的骑术。

    马儿变得更加躁动不安,眼看就要养着脖子跳起来,徐九微半点没犹豫,脚下一蹬就从马背上滑了下去,还故作冷静地拂了拂袖,正色道:“反正不远,我步行过去比较好。”

    系统:【……】这么蠢的宿主真的不要紧吗?

    往前走了一段,徐九微看着静悄悄的四周有些纳闷:“五百二十四,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系统还没来得及回答,徐九微就先听到一声凄厉的马嘶鸣的声音,看着前方那匹高昂着脖子发狂的马,一名身穿鹅黄色骑装的女子战战兢兢坐在上面,吓得脸色发白,口里高喊着救命,她嘴角抽搐了下。

    她想起来了!

    这就是女主角第一次出现的场合,围场狩猎事件,因为被男主莫蓝鸢救了,女主对这个看似低调的皇子上了心,两人私底下这么一勾一搭,就理所当然滚到一起去了。女主背后势力很大,成功让莫蓝鸢的地位奠定了一定基础。

    同样的,也正是因为这件事,莫蓝鸢被天启帝注意到,配角魏谨言则因为对这位貌若天仙的姑娘一见钟情,开启了不休不死的炮灰之路,用作者原书里那句异常装那什么的话说,命运,就此转动了齿轮……

    咳,总之这是个一箭多雕的重要任务。

    系统:【任务:救下目标人物,选择接受还是拒绝?】

    “……”

    她忍不住在心里咆哮,要是就这么过去,救不了人不说,还会直接先被马蹄给踩扁,不死也残了。而且,这不是男主的任务吗?为什么落到她这个小人物头上了!

    系统:【选择超时,自动接受任务!】

    “……”

    徐九微一脸血。对系统又来这招非常唾弃。

    死就死吧!反正她就是个冒出来搞得剧情更加跌宕起伏的小炮灰。

    眼看那女子吓得花容失色,徐九微仅是踌躇了片刻,便挽着袖子冲了过去。

    刚才她粗略算计了一下角度,如果在马匹跑过来时飞快拉着女主滚下来,倒是有可能会成功救了她,就是她自己大概会磕磕绊绊撞出一身伤。

    看到有人跑出来,马背上的女子脸色更加难看,惊恐地喊道:“你……你快让开!”

    殊不知,徐九微心里也在凄惨地喊着。

    我也想让开。我也想让开啊!

    嘶——

    发疯的马嘶鸣着朝这边狂奔过来,徐九微又惊又怕,已经预备在接近马的瞬间去拉马背上的人。

    “小心!”

    眼看她的手就要触及马背,一根软鞭突然从侧面抽了出来,卷着她的腰往后重重一退,同时,一道黑影掠过,有人双臂一展,踩着马背腾空而起,踏空飞到黄衫女子的马背上,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强行拽住缰绳用力一扯……

    “吁——”

    正在不顾一切狂奔的马,居然就这样停了下来。

    徐九微拍着狂跳的心口努力平静心情。

    还好还好,没成为被马蹄踩死的杯具人物。

    “阿九,有没有事?”

    背后传来魏谨言的声音,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怒意。

    他一手撑着马背跃了下来,几步就走到徐九微身边,发觉她并没有哪里受伤才松了口气。

    见他来了,立徐九微刻双眼发光扭头看向他,冲他笑了笑,眼神不忘往女主所在的方向乱飘,心里在呐喊:快看啊,女主出现了,你此生挚爱的人出现了!

    魏谨言疑惑地朝那边看了过去。

    徐九微大喜。

    其他被这动静惊得赶了过来的人陆陆续续也到了,耳边另外响起一道弱弱的喊声,徐九微能清楚辨别出,那是还在扮猪吃老虎的莫蓝鸢的声音:“二皇兄,没事吧。”

    难得看到这种剧情正在发展的场景,她感兴趣地看向女主的方向。

    作为一本书的女主角,男主的正宫娘娘,美貌自然是无可比拟的,莫蓝鸢和魏谨言两个异类先撇开不谈,夏妙歌绝对有秒杀众女的资格。

    一身鹅黄色收腰短款骑马装将她曼妙的身材勾勒得曲线毕露,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娇媚得犹如一朵明艳的迎春花。此刻她白净的小脸上不知是羞怯还是惊吓过度,染上了一抹绯红,更显得颜如舜华。

    看吧,接下来就是英雄救美,暗生情愫的戏码了。

    徐九微满心激动,看着夏妙歌含蓄地低垂下眼帘,面带羞涩地行礼:“多谢二殿下救命之恩。”说完朝徐九微的方向略略一颔首:“还有这位姑娘,有心了。”

    “二……二殿下?”

    这个称呼让徐九微嘴角的弧度成功凝固了。

    她睁大双眼,看着夏妙歌身边那个一身黑衣的俊朗男子。

    他剑眉微挑,不在意地摆摆手,浑身上下一股子豪爽的气息,可不就是那个喜好征战沙场,又毫无心机的二皇子莫清绝。看着夏妙歌,他朗声笑道:“夏小姐不必多礼。平日里承蒙太傅教导,这些都是应该的。”

    没错,夏妙歌是当朝二位太子太傅之一,又兼任军机大臣的夏朗的独生女,背后势力众多,说得到她相当于得到朝中三分之一的势力也不为过。

    徐九微没心思管他们如何,扭头飞快扫视四周,果然看到了站在最后的莫蓝鸢,这会儿许是因为没人注意他,他懒懒坐在马背上,没有平日在众人面前那副唯唯诺诺的软弱样子,红衣墨发,一举一动摄人心魄。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她的注视,莫蓝鸢倏地看向她。

    徐九微被抓个正着也没担心,反正她早就知道这厮真面目。

    让她惊奇的是,莫蓝鸢对于夏妙歌被二皇子插手救了这件事看起来完全没反应,剧情又哪里不对了吗?

    “阿、九。”背后有道阴测测的声音蓦地响起。

    徐九微脖子一凉,赶紧撤回目光。

    想到她方才危险的行为,魏谨言不禁轻喝道:“你刚才跑出去做什么!”

    鲜少见到这样表现出怒意的魏谨言,徐九微愣了愣神,结结巴巴地道:“我想救她,就……”

    察觉到自己语气不对的魏谨言同样愣了下。

    他一时分不清,这片刻的担忧究竟为何。是因徐九微寄托了他仅存的信任,她若出意外,他便会觉得怅然若失。亦或者,是真的单纯只担忧她的安危,唯恐她受到半点伤害?

    这种突如其来的莫名心思让他面色僵了僵,将头侧至一旁,下巴与脖颈划出一个完美的弧线,语气很快镇定下来:“下次不要这样,太危险。”

    她抬头望去,他今年才十八岁,看上去与前两世相比都要稚嫩不少,五官精巧,白色的纱带遮住了他的眼,神情看似温和无害,无论怎么看都与平日里没有差别,她却莫名觉得,此刻的他,让她心底悄然掀起一丝不知名的涟漪。

    她禁不住拽住他的袖口,仰起脸望着他,轻声道:“我下次不会这样了。”

    魏谨言回眸注视着她。

    “知道就好。”少顷,他犹疑着抚了抚她凌乱的发,敛去了眼底一闪即逝的深意。

    另外一边,得莫清绝救了一命的夏妙歌连声道谢,得到消息赶来的夏太傅和底下的人也来了,连忙命人带着他们小姐回去。夏妙歌对着众人略略屈膝行礼,路过莫蓝鸢身边时,她似有感应地朝他看了一眼。

    莫蓝鸢神色平静地与她对视,四目相对,两人很快错开视线。

    *******

    回去的路上徐九微在思考剧情,男主没救女主,莫清绝这个配角二皇子冒了出来,不知道是否会有什么改变。

    系统在耳边感慨:【男主女主成功相识,这样好歹也算剧情没偏。】

    都歪成这幅德行了,这破书居然还有剧情可言?

    徐九微嘴角直抽。

    “三殿下,太子殿下在栖凤宫有事相商。”

    狩猎活动结束后,刚回到永安殿,有名内侍突然走了过来,徐九微认出那是莫沉渊身边那个胖子。

    莫沉渊对魏谨言的态度可绝对算不上平和了,这种时候突然来叫魏谨言,不是阴谋就是阳谋。

    徐九微蹙眉看向魏谨言。

    他的态度非常温和,扬唇淡淡一笑,只是那笑意无端让人觉得胆战心惊:“巧得很,我正好想找他算算账。”

    徐九微:“……”

    她张大嘴看着魏谨言的背影,觉得自己脑子不太够用,无法明白这朵黑莲花到底在想什么,谁知,更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还在后面。当天夜里,宫中和朝堂上都炸开了锅,徐九微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惊得一头从床上栽了下去。

    太子……被杀了!

    徐九微:“……”

    宿主还在哭诉:【宿主你要是这么死了多冤啊,这么蠢在这个任务上都死第三次了,传出去会被笑死的,你看看哪家宿主这么笨,虽然你好吃懒做又没优点,但你死了我也会难过的呜呜呜……】

    抹去嘴角的血迹,徐九微打断跟奔丧似的系统:“闭嘴!”一字一顿,说得无比凶狠。

    系统立刻噤声,努力化身沉默寡言范儿。

    缓了缓神,徐九微问:“你说可以补救?”

    系统:【唔……这个么,不如宿主你再去太子面前晃一晃,这次把自己弄得凄惨些,再大张旗鼓让人知道太子不可告人的秘密,最好是让全帝都知道他的真面目,这样就算那个昏庸无道的皇帝老儿想保他也不行,必然会废了他哈哈哈哈……】请收藏书天堂手机版 m.aimanya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