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天堂 > 玄幻小说 > 宠妻上瘾:劫个相公太傲娇 > 正文 番外一 将计就计
    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上了马车,卓彦让小苇子驾车回镇子上去。请收藏书天堂 www.aimanyan.cn

    巫奕问道,“咱们这样走了,罗公子怎么回去?”

    卓彦气道,“反正也不远,让他走回去吧!他得偿所愿了,正高兴呢,我却什么都没得到,理应我坐车他走着!”

    小苇子笑道,“小人先送两位回去,等下再回来接少爷!”

    巫奕点头,“好,走吧!”

    马车向着山林外驶去,远离了河岸,远远的已经能看到镇子里错落的房屋。

    突然马车外小苇子“啊!”的一声尖叫,随即马车停了下来。

    “山匪劫路,无关人等闪开,小心伤了性命!”

    马车外一声粗憨响亮的声音。

    “神医!”马车外小苇子瑟瑟喊了一声。

    巫奕和卓彦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推门而出,只见马车被一群蒙面黑衣人包围,凛凛刀光对准两人。

    “杀了他们!”

    那山匪头领也不多说,直接下命杀人,明显根本不是冲着钱财来的。

    十几个山匪顿时举着刀,呼喊着向着巫奕冲过来。

    巫奕抬手将小苇子往车门里一扔,飞身而起,躲过砍过来的长刀,一脚将两个山匪踹飞出去。

    卓彦武功不如巫奕,可是对付几个山匪绰绰有余,夺刀、横劈、飞腿、杀人,动作飒爽,一气呵成。

    林子里刀刃相撞,人影翻飞,一片哀嚎声,那些蒙面山匪,一个个相继倒下去。

    站在人后的山匪头领见势不妙,阴狠的目光落在卓彦身上,举刀扑身过来,似是想抓了卓彦威胁巫奕。

    卓彦本能的一个后翻躲过长刀,见那首领掌风又已到了面门前。

    这首领果然还有几分本事!

    卓彦方要旋身迎上,心思一转,刹那间改了主意,迎身上去,不闪不避,生生受了那首领一掌。

    掌风拍在她肩膀上,直直将她拍飞出去。

    “师父!”卓彦慌声大喊。

    巫奕倏然回身,纵身而起,一把将卓彦抱在怀中。

    卓彦惊魂未定,紧紧抱住巫奕,趴在他怀里。

    “怎么样?受伤了?”巫奕脸色微白,紧张问道。

    卓彦趴在他肩膀上,唇角抿笑,声音却似很痛苦,“嗯,好疼!”

    巫奕浑身杀气凌然,抱着卓彦,旋身一脚踹在山匪首领的胸口,只听“咔嚓”一声骨碎的声响,首领嘶声惨叫。

    林子里本还只有两三个能站立的黑衣人,此时见自己的头儿都受了伤,再不敢恋战,小心躲着巫奕,抬着他们的头儿慌忙逃了。

    那些在地上哀嚎的黑衣人见状,也踉跄起身,纷纷逃命。

    林子里很快安静下来。

    小苇子小心的推开门,看着被打跑的黑衣人,拍了拍胸口,惊叹道,“神医好厉害的武功!”

    卓彦被巫奕抱在怀里,傲娇的道,“当然,我师父文武全才!”

    “是,是!”小苇子连连点头。

    “好了,回镇子上吧!”巫奕淡淡道了一声,要将卓彦放下来。

    “胸口好疼!”卓彦抱着巫奕耍赖不肯下去。

    小苇子忙低下头去。

    巫奕脸色微红,不愿当着人再和卓彦纠缠,只得就这样抱着她上了马车。

    马车再次启动,向着镇子而去。

    马车上卓彦舒服的窝在男人怀里,做出痛苦的表情。

    巫奕拿了她的手腕把脉,很快把她自身上推下去,“别装了!”

    卓彦坐直了身体,对着巫奕吐舌一笑。

    巫奕无语斜她一眼看向窗外,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唇角轻轻抿开。

    进了镇子,看到镇子上唯一的一家粮铺里正在给穷人施粥,排了长长的一列队伍,似乎整个镇子上的人都来取粥了。

    小苇子自豪的道,“这米铺是咱们罗家的,我们老爷经常给那些穷人放粮施粥,是这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善人!”

    卓彦撩开帘子看去,见那些穿着褴褛穷人眼巴巴的看着前面的粥锅,嘴里议论纷纷,

    “是罗老爷又施粥了!”

    “罗老爷真是大好人啊!”

    “是啊,罗老爷真是上天派下来拯救穷人的活神仙啊!”

    ……

    卓彦听着这些话,眼中闪过一抹幽色,如果罗员外真的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为什么要杀害自己的妻子?

    马车被堵在那,等粥的穷人见是罗家的马车,纷纷让路,自动的让出一条宽阔的通道让马车过去。

    可见罗员外在镇子上的威望的确很高。

    马车穿过人群,径直向着罗府而去。

    下了马车,罗员外正在门口和下人交代事情,

    “粥里多放点米,天气冷,让乡亲们吃个饱饭!”

    “是、是!”下人应声而去。

    看到巫奕和卓彦从马上下来,罗员外似怔了一下,随即笑着上前,“两位出门了?”

    巫奕淡声道,“员外乐善好施,定会有善报的!”

    罗员外摆手,“一点小事,不足挂齿!天寒地冻的,不能我自己暖了就忘了同乡百姓!”

    卓彦意味深长的笑,“员外真善人!”

    “过奖、过奖!两位悬壶济世,才是活菩萨,天气冷,咱们进府吧!”罗员外笑呵呵的将两人让进门去。

    ……

    回到院子里,一小丫鬟迎出来,是个陌生的面孔,不是画儿。

    “奴婢喜唤,给巫公子颜姑娘请安!”

    卓彦问道,“画儿呢?”

    喜唤道,“画儿被调到别的院子里伺候了,奴婢是来伺候神医和姑娘的!”

    好端端的为什么要换人?

    看来二夫人金氏对他们起了防备之心,调了心腹来监视他们了。

    卓彦只做什么都不知道,问道,“饭好了没有,我饿了!”

    “好了,奴婢马上让人摆饭!”喜唤抬头看着巫奕脸上一红,忙躬身退下去了。

    晚饭摆上来,将下人斥退,卓彦才提起今日两人遭遇刺杀的事。

    “师父觉得会是谁要杀我们?”卓彦问道。

    巫奕桃花眸微沉,“最近罗老太爷有要清醒的迹象!”

    “所以有人坐不住了,怕罗老太爷真的醒了,揭露他们的恶行!”卓彦夹了一片竹笋放在嘴里,眸子一转,将昨日问画儿的事说了一下,“看样子,是罗员外和金氏一同用裂颊蛇害了大夫人,大概是大夫人死的惨状被罗老太爷看到了,才会把罗老太爷吓疯!”

    巫奕点头,“差不多是这样!”

    “那条蛇呢?”卓彦问道。

    “我处理掉了!”巫奕道。

    蛇不见了,金氏大概会认为蛇已经进了卓彦的肚子,所以只等着一两个月后卓彦暴毙而亡,这样一来,反而不会再下第二次杀手!

    “师父觉得罗珩知不知道他父亲所为?”卓彦问道。

    人心难测,罗珩是罗家唯一的儿子,也是罗家唯一的继承人,那个时候大夫诊断大夫人是“喜脉”,罗珩若为了不让大夫人再生下儿子和他争家产,一起合谋也不是不可能。

    巫奕摇头,“应该不知。”

    罗珩那个时候偏巧出门收租了,应该是罗员外估量着时间故意将他支走的,所以罗珩应该是不知他父亲的阴谋。

    “师父,我还有个问题不解,你觉得金氏身体内的毒是谁下的?”

    巫奕凉薄一笑,“待明日我看看三夫人的脉,自然便清楚了。”

    卓彦眉梢一挑,随即会意一笑。

    次日,巫奕给罗老太爷施针早早回来,三夫人朱氏果然已经在院子里等着。

    “神医回来了,那日神医说改日再帮妾身诊脉,今日可有空?”朱氏笑着迎出来。

    “三夫人请坐!”

    巫奕走进来,拿出丝帕,“我现在给三夫人诊脉!”

    “好,好!”朱氏高兴不已,忙伸出手腕放在桌子上。

    巫奕静思探脉,垂眸不语。

    片刻后,手刚一放下,朱氏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

    巫奕笑道,“三夫人的身体没什么大碍,之所以一直没怀孕,大概是时机未到,我开个温补的方子,三夫人可以先准备着!”

    很多大夫没看好的罗老太爷病情转好,朱氏对巫奕非常信服,此时听他说自己没病,自然异常高兴,忙起身道谢。

    巫奕很快开好了药方,朱氏一番感激后,也同样放下一笔不菲的银子欢天喜地的走了。

    待朱氏走后,卓彦才走进来,问道,“怎么样?”

    巫奕将丝帕随手扔掉,抬头对着她微一点头。

    卓彦脸色淡了下去,露出沉思的表情。

    朱氏走了不大功夫,罗员外跑进来,愧疚的道,“在下刚刚听说昨日神医出门的时候遇到了刺客,可有受伤?”

    巫奕淡笑道,“无妨,几个山匪罢了!”

    “没事就好!”罗员外脸色放松下来,“最近山里是不大太平,神医还是不要出门了。”

    卓彦懒懒坐在椅子上,笑道,“有人若要想杀我们,即便坐在屋子里,都可能有性命之忧,员外说是也不是?”

    罗员外脸色一僵,问道,“神医是有什么仇家吗?”

    卓彦道,“未必是什么仇家,不过是忘恩负义的伪君子罢了!”

    罗员外脸色微白,讪讪笑道,“在下马上多派些人保护神医和姑娘,不管是谁,休想进罗家杀人!”

    巫奕弯唇一笑,“劳烦了!”

    “应该的,应该的!”罗员外又寒暄了几句,道自己前院还有事,急匆匆去了。

    卓彦看着罗员外的背影冷笑。

    晌午吃了饭,巫奕坐在廊下看书,卓彦坐在他对面看着廊外的风景,拿了一支柳条随意的在那挥舞。

    身后廊下身影一闪而过,卓彦眼尾扫过,手臂支在膝盖上,一手托腮,问道,“师父,今日三夫人来找您诊脉,结果怎么样?”

    巫奕抬头,似有些不解卓彦为何突然问起此事,眼睛扫过几丈外廊下的一抹淡黄色的衣角,随即抿唇道,“还好,我开了方子,也许很快就能怀孕了!”

    “哦,那真是要恭喜罗老爷了!”卓彦笑了一声,又问道,“师父,你说昨日在镇子外是谁要刺杀我们?”

    巫奕冷笑,“不可说!”

    “有什么不可说,你和徒儿说说吧!”卓彦撒娇道。

    巫奕抽了抽嘴角,抬头道,“我觉得,是罗员外!”

    “啊?”卓彦惊讶的提高了声音,“怎么会是他,不可能吧!”

    “昨日上午,我刚和罗员外说老太爷就要清醒了,下午便遭到刺杀。我想定是罗员外有把柄在老太爷手中,所以不想让他清醒,于是便要杀了我!”巫奕不急不缓的道。

    “那我们岂不是危险了?”卓彦惊声道,“老太爷真的要醒了吗?”

    巫奕摇头,“我骗他的!”

    “原来是师父试探罗员外,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卓彦紧张的道。

    巫奕似是有些纠结,“可是二夫人的不孕症马上就要医好了,医者父母心,二夫人是无辜的,我怎么能医到一半就不管了!”

    卓彦想了想,“那你先别让罗老太爷醒过来,罗员外兴许会放过我们!”

    巫奕点头,“也只能如此了,等医好了二夫人,咱们就走!”

    “好!”两人说道这里,就见那一抹淡黄的身影从廊下隐去,快步出了院子。

    两人但笑不语。

    喜唤从院子里出来,直奔二夫人金氏的院子。

    金氏正在喝燕窝粥,听到喜唤的禀告,脸色一变,“你说的是真的?”

    喜唤立刻道,“是,奴婢亲耳听到的,巫神医说三夫人马上就能有身孕,但是二夫人的身体还要再调理一段时间。”

    二夫人放下燕窝粥,脸色难看,“他们还说了什么?”

    “奴婢还听说,老爷昨日派人刺杀了巫神医,因为老太爷就要清醒了,但巫神医其实是在试探老爷,老太爷根本不可能清醒过来!”喜唤急忙道。

    金氏自然知道罗员外为何要杀巫奕,所以对喜唤说的话丝毫没怀疑。

    但是现在巫奕还不能死!

    哼!朱氏那贱人马上就能怀孕,巫奕死了,她岂不是生了孩子能当上正夫人。

    金氏心里焦灼难安,一双细眼转来转去,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阻挡罗员外,留巫奕一段时间。

    夜里,罗员外在老太爷房里守着,看着床上睡着的老人,眼睛再不见白日里的慈和,满目阴霾。

    他双手放在老人的脖颈下,似想用力的掐下去,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只顺了顺老人的寝衣。

    他还不想落下一个弑父的名声,恐怕会折损阴德。

    “爹,您就这样疯下去吧,儿子不想杀您,您也不要逼迫儿子!”罗员外嘀嘀咕咕道。

    他话音刚落,就听门吱呀一响。

    “谁?”罗员外喊了一声。

    “是妾身!”金氏低低回了一声,看了看门外,然后小心将门关上。

    “你这么来了?”罗员外起身走出内室。

    金氏脸色一沉,直接问道,“老爷是不是想杀了那个神医?”

    罗员外目光闪烁,心虚道,“这和你无关,不要多管闲事!”

    “怎么无关?”金氏急声道,“他正在给妾身治病,难道老爷不想要孩子了吗?还是说你想要和朱氏那个贱人生孩子?”

    “胡说什么?”罗员外神色一冷,拂袖转身看向窗子。

    “反正你现在不能杀了那个姓巫的!”金氏上前一步紧紧抓着罗员外的手臂,“就算要杀,也得等妾身怀了身孕再说。”

    “可是爹就要醒了,万一他清醒了,把看到咱们杀夫人的事告诉珩儿,珩儿会放过我吗?”罗员外咬牙道。

    珩儿不会放过他,恐怕他多年来维持的善人形象也会就此坍塌,身败名裂。

    “老太爷不会醒的!”金氏急忙道,“巫神医是骗你的,老太爷根本不会醒!”

    金氏刚说完,就听内室传来嘶哑浑厚的一声,“谁说我不会醒?”

    “啊!”金氏看到突然坐起来的罗老太爷,惊恐的尖叫了一声。

    罗员外猛然转身,瞪大了眼看着起身慢慢走过来的罗老太爷,惊愕的道,“爹,你、”

    罗老太爷面色沉郁,目光却已经清明,再不是之前的疯狂和浑浊,抬起手颤颤指着罗员外和金氏,“你们这对狼心狗肺的不孝子孙,残忍杀害珩儿的母亲,还想要杀了我,你们的良心都让狗吃了!”

    罗员外护着浑身颤抖的金氏后退,伸手抄起一个花瓶,“爹,您醒了,但是你可以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我们还是和善的一家人!”

    “怎么,你还想打死我?”罗老太爷颤颤巍巍走近一步,满是褶皱的脸上尽是失望。

    ------题外话------

    推荐文文《甜妻蜜婚:偷心男神撩不停》/我爱木木

    【读心冰山男vs身娇体软腹黑女】

    “想要?”

    私人泳池内,顾一城裸着上身,身材曲线诱人。

    “不想。”慕暖暖正经摇头,脑海里却已经自动脑补了一场泳池羞耻play。

    “既然连剧本都想好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照着演一遍吧。”男人面无表情,目光却暗藏狡黠。

    “我靠,这男的有毒!”

    水花四溅,男人扑上,吃干抹净。

    ……

    这是一个很神奇,很暖又很萌的“爱情”故事,1v1,双洁,无虐宠文~ps男主会读心哦。请收藏书天堂手机版 m.aimanyan.cn